大家都在搜

娃都两岁了才知道他长什么样,感谢郝燕生院长救我眼睛



  “郝院长,救救我吧,我才26岁,我不想失明啊!”

  循声望去,一个年轻小伙在医护人员的搀扶下“摸”进了郝燕生院长的诊室,一双“可怖”的眼睛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娃都两岁了才知道他长什么样,感谢郝燕生院长把我被判了死刑的眼睛救回来了!

 

  (吴先生夫妇与郝燕生院长合影留念并赠送锦旗)

  忽视“红眼症”险些失明,年轻小伙几经坎坷求医难

  “15年上半年突然发现眼睛红了,那时候我还以为是红眼病就没管,滴了几天眼药水就好了,但是一到下半年又突然开始红了,又疼又痒、慢慢地看不清楚东西了,这下才赶紧去医院看,结果越来越严重,前前后后换了五家医院都没有好转,没想到这一病就是四年!托人找专家一看,竟然说:你这病难治,反反复复折腾人,要不你回家办个残疾证吧,这样你看病也方便,去北京找找郝燕生教授等专家兴许还能有法子!”从视力骤降,到一降再降,再到视物不见,几近失明,这样的痛苦过程非常人可承受,而这位专家的一席话几乎给他的眼睛判了“死刑”......

  

“娃都两岁了才知道他长什么样,感谢郝燕生院长把我被判了死刑的眼睛救回来了!

 

  (来我院出诊时,吴先生的右眼已被白色增生膜覆盖)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只有26岁小伙几近失明?导致吴先生右眼视力骤降的罪魁祸首——葡萄膜炎。可不要小看了“葡萄膜炎”,正是因为它,吴先生的眼视力在四年间经历了“有—弱—无”的变化,并引发系列连锁并发症:最初为“右眼葡萄膜炎”,发展为“右眼葡萄膜炎,并发性白内障”,再到现在的“术后反应严重并发引起眼内白膜增生,甚至遮挡了瞳孔”,这反反复复的“葡萄膜炎”已经险些让吴先生失明!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都不禁为吴先生着急:

  “这烦人的葡萄膜炎能治好吗?怎么治?”

  

“娃都两岁了才知道他长什么样,感谢郝燕生院长把我被判了死刑的眼睛救回来了!

 

  遗憾的是,葡萄膜炎不单纯是一种疾病,其病因和类型达100余种,并且极易产生一些严重的并发症和后遗症,被誉为“眼科中的硬骨头”! “目前我国有患葡萄膜炎的患者大约300万到500万人,年龄主要集中在20~45岁的青壮年,而且症状不典型,很容易被延误而导致失明。”郝燕生教授说。这种疾病的病因复杂、容易反复发作,目前10%到15%的失明患者都是源于此病,任何年龄的人要防范,有人将葡萄膜炎形容为悄悄致盲的“红眼病”。

  披荆斩棘寻生机,分毫之间突破手术“禁区”

  辗转来到西安爱尔眼科医院名医中心时,吴先生的右眼已经被白色增殖膜完全遮盖,像被一个厚厚的蚕茧包裹着,其中还能看见散在白膜中的新生血管,完全辨不出瞳孔的位置,普通的光学检查已经没法做了,只有通过超声检查才获取到了一些少量的有效信息。

  “郝燕生教授,您已经是我最后的希望了!实不相瞒,我和我爱人是连夜坐火车从北京同仁医院赶来的,孙教授说只有您能救我!这些年为了治我的眼睛已经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我的儿子今年都两岁了我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我多想抱抱他摸摸他的小脸啊!”四年漫漫求医路,这其中的辛酸苦辣都刻在了他们夫妻二人的脸上,因为吴先生行动不便,我们的医护人员赶紧为他准备了轮椅,并进行了一对一服务。寻常两小时的检查几乎做了整整一天,吴太太一直默默守候,紧抿着嘴唇不发一言,在见到郝燕生院长时终于绷不住留下了热泪……

  

“娃都两岁了才知道他长什么样,感谢郝燕生院长把我被判了死刑的眼睛救回来了!

 

  (术后三个月吴先生前来我院复查)

  “小伙子别着急,见到我了你就放宽心,久病成医,相信你对你自己的病情也大概了解,既然你找到了我,你就要调整好心态,这样对你的治疗是很有帮助的!要解决你看得见的问题,我需要通过手术给你把这层白膜割开,给你再造一个瞳孔!”郝燕生院长耐心的解释道。

  

image.png

 

  (术前术后对比图)

  郝燕生院长的安慰舒缓了吴先生夫妇紧张的心情,但实际上,这场手术非常考验操刀医生强大的技术能力和经验判断。吴先生的右眼视力下降至无光感,这意味着光学检查报告已无任何参考依据,仅仅能通过超声诊断和术中手术操作的过程进行综合判断:一点一点切开增生的白膜的同时,不仅要考虑瞳孔的居中性,大小、形态、成像质量等,还要预防白膜内新生血管的出血;在1毫米的空距中既不能碰到人工晶状体,又不能刺激到虹膜引起严重的术后反应,这已经超出寻常眼科手术的范畴,每一个条条框框都在突破手术的禁区!

  面对这种罕见的病例,正是郝燕生教授这种不断钻研,不断突破的精神为患者争取一线生机,哪怕十分微弱,这是在相对无望的情况下给予了家庭一个希望!

  

“娃都两岁了才知道他长什么样,感谢郝燕生院长把我被判了死刑的眼睛救回来了!

 

  (术后吴先生左右眼对比)

  历时2小时手术顺利结束了,吴先生术后反应一切良好,没有葡萄膜炎常见的术后不良反应,眼压一直稳定在正常值以内,术后一个月复查矫正视力已经达到了0.5!当夫妇俩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都非常激动,连连向郝燕生院长致谢,并合影留念。吴先生的左眼与右眼情况类似,也产生了眼内增生膜并在我院进行了复杂白内障手术,术后恢复良好,在持续的随访中,目前没有发现术后不良反应。

  

“娃都两岁了才知道他长什么样,感谢郝燕生院长把我被判了死刑的眼睛救回来了!

 

  (术后三个月吴先生来我院复查)

  对此,郝燕生教授提醒患上葡萄膜炎的患者:葡萄膜炎一定要引起高度重视,它常常会跟“红眼病”混淆,如果您出现眼红、眼胀、畏光、流泪并伴有模糊等症状,应尽早采取治疗措施,不能任由疾病演变到严重程度才治疗,普通人群,也应做好眼健康的保护,定期进行眼健康检查。

  名医推荐

  

“娃都两岁了才知道他长什么样,感谢郝燕生院长把我被判了死刑的眼睛救回来了!

 

  郝燕生

  职 称:主任医师,眼科教授

  职 务:爱尔眼科医院集团陕西省区总院长/西安爱尔眼科医院业务院长

  学术:原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眼科中心副主任

  原西京医院眼科中心副主任

  中华医学会眼科分会会员

  中华眼科学会白内障人工晶体学组委员

  中国光学学会医用激光委员会委员

  中国照明学会颜色与视觉委员会委员

  中美医学互联网专家委员会委员

  美国眼科学会会员

  西安爱尔眼科疑难眼病会诊中心

  

“娃都两岁了才知道他长什么样,感谢郝燕生院长把我被判了死刑的眼睛救回来了!

 

  西安爱尔眼科医院也为广大疑难眼病患者打造了西北疑难眼病会诊中心,针对疑难眼病、有特殊治疗需求的患者进行顶级专家问诊。郝燕生教授在临床眼科学、眼科光学、激光学、眼手术等方面均有较深的造诣。专业特长有显微眼科手术、白内障人工晶体手术、眼外伤救治、复合眼外伤、玻切、角膜移植联合手术等,尤其在疑难复杂眼病联合手术治疗上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

  西北疑难眼病会诊中心会持续引进多名国内外眼科大咖,进一步充实和加强疑难眼病会诊中心的医资力量,为西北疑难眼疾患者提供专业、前沿的眼医疗技术,使疑难眼病看诊难不再成为患者心中的“痛”!




上一篇:摘镜新生 四大明星主播助力西安爱尔眼科医院摘镜嘉年华
下一篇:返回列表